天公朱庇特与美丽的仙女们

  天公朱庇特与美丽的仙女们

  (天公朱庇特与天后朱诺) 天公朱庇特建立了牢固的统治后便娶他的妹妹(也有称是其姐姐)朱诺为天后。朱诺长得非常漂亮、迷人。奥林匹斯山的众神们都热烈这位长着白嫩手臂的天后朱诺,把朱诺跟雷电之王天公朱庇特同等看待。然而,天公朱庇特并不仅仅认识一位女性。他经常下凡人间来选择和爱抚某些仙女,但是,他所爱的仙女不是别的,而是各种自然力的美好形象罢了。对于天公朱庇特的这种行为举止。我们作为人类,应该这样看待:从表面上看,天公朱庇特是一位爱沾花惹草,寻花问柳的风流天子,但是,从本质上看,天公朱庇特是美的创造者,他把各种自然力的美好形象,完美协调和谐的万物生灵的形体之中,这就是天公爱美的真实体现。宙斯喜欢的最著名的仙女是欧罗巴。达那厄和勒达。(朱庇特与欧罗巴) 欧罗巴是一位美丽的少女,她双眼神采奕奕,皮肤白里透红,好像第二个天后朱诺下凡人间一样完美。每天早晨起床后,她便和同伴们带上篮子一块到海边采摘玫瑰花。后来,欧罗巴像往常一样,在姑娘们的陪伴下来到海边的草地上摘花编制花环,恰巧,天公朱庇特下凡人间,体察民情,正好遇上她。这位目光盈盈。皮肤红润的姑娘令天公朱庇特动了欲念。为了不让天后朱诺知道后嫉妒发怒,为了避免心动害羞的姑娘,天公朱庇特连忙转身变作一头公牛,在欧罗巴女友游玩时的草地上悠然自得。这头雄健,温顺的公牛并没有使这些梳着长辫子的姑娘们害怕,由于它与凡间公牛有着独到特别之处。况且这头公牛毛色金黄,白项门两眼含情脉脉似流水,两角向额上弯曲,好像明月闪银光,情窦朦朦。姑娘们都想走过去抚摸这头温顺可爱的公牛。当欧罗巴走近时,这头神件便伏在她身边,轻柔柔地用舌头舔,又吻吻她的脚。欧罗巴则用温柔的手抚摸这头牛的两侧,给她的双角上挂上花饰。喂,亲爱的姐妹们,快过来,快过来。欧罗巴高声招呼同伴,快过来骑这头温顺的公牛,真好玩,像坐船一样。说完,她笑着第一个跨上牛背坐在上面。当同伴们正要上前骑这头公牛时,天公抗御见她已经蒙骗上当,便宜马上起立,迅疾地奔向大海。当他来到海边时,汹涌澎湃的波浪立刻平静下来。欧罗巴莫名其妙,胆颤心惊,却又骑牛难下。正在她惊魂未定之时,公牛已纵身跳入海中,乘风破浪,一路风平浪静前进,犹如在陆地上一样轻松自如。欧罗巴坐在狂热的劫持者的背上,她一手抓住这头神牛的角,一手抓住她那被风鼓起的裙子。海岸渐渐被抛在后头,山峰在视野中消失,一会儿,姑娘只见头顶上是无边无际的湛蓝的天空,脚下是浩瀚的大海。他们在海中走了一天一夜,结果在远处的地平线上出现了小岛的山峰,这儿就是天公儿时居住的克里特岛。公牛回快速度,很快来到 了小岛。他把欧罗巴放在一棵梧桐树下。天公朱庇特转身恢复原形体,并将事情原由告诉了欧罗巴,时光女神赫耳立即从奥林匹斯山下来为天公朱庇特和欧罗巴准备新床。欧罗巴很快就在天公朱庇特怀中入睡。后来,欧罗巴给天公朱庇特生下凡间第一个最有名气的国王弥诺斯,他后来到阴间当了冥王普路托的执笔文书判官。为了纪念宙斯和欧罗巴的结合,打那天起,那颗梧桐树的叶子就组成一个花环形,一直青春长在,四季长青。(朱庇特与勒达) 天公朱庇特热的第二个姑娘是阿耳戈斯国王的女儿,名叫达那厄。这位国王没有儿子,接着,他让神灵显圣,能否有直属王子来继位。神灵显圣说他的女儿达那厄将生一个男孩,这男孩长大后要杀害他的外祖父,篡夺最高王位。阿耳戈斯国王胆颤心惊,妄图阻止命运的安排。于是,他让人建造一座铜塔,然后把达那厄关进里面,派哨兵日夜站岗,严密监视,禁止任何人同她交往,让她一直结不成婚,从而就不会大祸临头。然而命运是无法抗拒的,人命天定,任何力量难以扭转。一天,天公朱庇特化作一场金雨,让神灵显圣得以验证。地上狂风大作,金雨倾盆,穿过铜墙墙,进入囚禁达那厄的牢房,金雨堆积越多越大,最后,金雨堆摇身一变,原来是公天朱庇特展现在达那厄面前,她们同床共枕后,达那厄生了男孩珀耳修斯。后来,天公朱庇特由于天后朱诺与他争吵,而又下凡到荒凉的泰格特山。这次他去接受仙女勒达,不是以公牛的形态出,也不是以神奇的金雨的形式出现。那到深夜,泰格特山一片沉静,厄多那里王的女儿勒达睡意正浓,霎那间,一只特大的飞鸟拍打着翅膀落在她身边,给她带来了香气扑鼻的精美食品。勒达被惊醒,她睁开眼睛,一只羽毛鲜润,雪白的天鹅就在她身边,正在亲吻她。这只白天鹅就是天公朱庇特所变化的。别害怕。白天鹅对她说,我是光明之神,我希望你生两个外貌一样的孩子,他们长大后所人处的位置就像太阳和月亮的位置一样,功绩显著,赫赫有名。哥哥叫卡斯托耳,弟弟叫波吕丢克斯。他们将成为两个神,超度好人的亡魂升天,帮助舵手顺利航行。当航船在海上遇上风暴,船员站在船头祈祷时,你的两个儿子就会灵空显眼,平息狂风暴雨,让海面平静如镜,航船安全抵达目的港。说完,天公朱庇特的化身白天鹅转身不见了。九个月后,勒达在一片树林深处生了一个神奇的蛋,从蛋里孵出两个外貌酷似的孩子。他们一出版,头上就都长着一颗金灿灿的星,稍长大时又同骑一匹木马,共同一枝标枪。作为美的创造者,天公朱庇特不仅爱女性的美,而且也爱男性的美。后来,他看见一个英俊男子,就打算把这个他认为世上绝无仅有的男子带回奥林匹斯山,当自己的贴身传命官。然而,一天晚上,他又遇见一个更英俊的绝代美少年,这是一个漂亮非凡的牧羊童子,名叫该尼墨得斯。后来,天公朱庇特化身一只雄鹰,将牧童该尼墨得斯叼到天庭,到了奥林匹斯山上,童子不是吃面喝奶,而是像众神一样吃仙糕喝仙酒,他因此而永像青春俊貌,精神焕发。(朱庇特与安提俄珀)

   在某个时间里,天公朱庇特想接近以美貌著称的尼克透斯的女儿安提俄珀。那天,她正在一棵大树下睡觉,身上盖着一块薄纱,奥林匹斯山之王天公朱庇特便宜化作一个长着羊脚的人睡在安提俄珀身旁。以后,安提俄珀就怀了两个孩子,做父亲的尼克透斯并不知晓女儿由于美丽非凡被天公朱庇特爱上,他严厉地训斥安提俄珀的行为。为逃避家人没完没了的训斥和威胁,天公朱庇特的情人安提俄珀离开了父亲的宫殿,隐居西斯安纳。西斯安纳国王厄波布斯爱上了这位迷人的流亡公主,并娶她为妻。这消息不胫而走,尼克透斯痛苦万分,悲愤交加,羞辱难堪,于是自尽而亡。临死前,他要其弟里戈斯发誓向安提俄珀及其丈夫复仇。里戈斯带兵讨伐西斯安纳,杀死厄波布斯,抓获安提俄珀并押送回国。归侨中,安提俄珀生下两个孪生兄弟,但只能抛弃他们。后来,牧羊人把婴儿捡回家,分别取名为安菲翁和厌忒斯。他把他们兄弟俩抚育成人,后来他们俩都成为了美丽城堡的底比斯国王,安提俄珀被押送回西斯安纳后受到了严密的监视器,并经常受到王后狄耳刻虐待,日子难熬,痛苦不堪,但是有一天,锁着她那双娇嫩的手的铁链自动脱落到地上。她神奇地获得了解放,她来到当年弃婴的地方西特隆,找到自己的两个儿子。两个儿子都承认她是自己的母亲,于是他们对残忍的狄耳刻疾恶如仇,实施报复手段。后来,他们狠狠地用野牛角刺死了狄耳刻,然后把尸体抛进一口泉里。后来,人们便把那口泉叫做狄耳刻泉。天公朱庇特既是众神之父,又是人类之王,所以人们往往描绘他坐在制作精致的宝座上。保卫战庄严的头部表现他那驾驭风暴的力量,而且,更能体现到掌握天下统一大权的威风凛凛。狮鬃般的浓厚的关发饰在宽阔的前额中,侧面的头发成波纹状;卷曲的胡子使脸庞显得稍长;浓眉大眼,深深的眼窝,闪闪的眼眸,还有那高高的鼻梁。有时艺术家们把天公朱庇特刻画成头上系着布带,或者头上戴着桂冠。橡冠或橄榄冠。他右手执着翅膀的雷电棒,左手高举维多利亚雕像,或者高举刻有雄鹰的权杖。雄鹰时而在他头上,时而在他手中,时而在他身旁。因为雄鹰正是天公朱庇特的宠物。他那匀称、健壮的上身赤裸着,肩上披的呢绒往下垂,包着双膝,露出踝关节和脚板。雄鹰、像树、山峰对于他来说,都是神圣的。人们通常用母山羊或是母绵羊和牛角涂成金色的白公牛正是天公最喜欢的祭礼。半个月的哭泣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神话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公朱庇特与美丽的仙女们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