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命的黄昏情--凤凰原创大赛

  要命的黄昏情--凤凰原创大赛

  爱的正能量是巨大的,但是错爱的伤害力更大。

  深夜电话

  “来电话了,来电话了!”正在酣睡的高宏突然被电话铃声惊醒了。他拉开电灯,揉了揉睡意惺忪的双眼,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才一点。这时候,有谁这么急的打电话呢?莫不又是那个同事的恶作剧。他本想不接,可电话铃声就是响个不停。无奈,他只好拿起了听筒问道:“喂!那位?”

  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喂!你是高宏吗?我是你家保姆刘阿姨。”

  “刘阿姨?”高宏一听是保姆打来的电话,一下子睡意全无,心情紧张起来,他不知道刘阿姨深更半夜为何打电话给他,因为刘阿姨重来不会晚上打电话的。他急忙问道:“家里出什么事了?”

  “你父亲病危。”

  “什么?父亲病危?”高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电话里刘阿姨肯定了这一消息。停了一会,她叮嘱道:“我已让人把你父亲送到医院正在抢救,因为事情重大,我不能瞒你,就深夜给你打个招呼。你也别太着急,明天一早赶回来就是了。”

  放下电话,高宏一下子睡不着了。他想了很多很多,然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春节他回家时父亲还好好的,也没见他身体有什么不适,怎么才几个月就一下子病到危及生命的地步?

  高宏的家在西安,父亲是一个退休干部。三年前,高宏的母亲不幸病故。失去了老伴,父亲终日闷闷不乐,默默无语,一下子苍老了许多。高宏大学毕业后南下到上海为事业打拼,家里就剩下父亲一个人。为了老人生活有人照顾,不再孤独寂寞,高宏就给他聘请了个保姆。这个保姆就是刘阿姨。

  自从这个刘阿姨来了后,几年时间,父亲明显有了变化,整天乐呵呵的,脸上也泛起了红光。这让高宏的心一下子放下了。

  可就在高宏自觉无有后顾之忧,准备甩开膀子大干事业的时候。刘阿姨这深夜的一通电话,彻底打乱了高宏原来的梦想。

  高宏碾转反侧,思前想后,彻夜未眠。天麻乎亮他就起了床,先向单位领导电话请了假,然后就匆匆忙忙地赶到飞机场,乘最早的一班飞机赶回西安。

  真假遗嘱

  高宏心急火燎的赶回家,还是晚了一步。他没能和父亲说上一句话,等待他的只是父亲躺在太平间里的一具冰冷的尸体。看着父亲安详的面孔,高宏悲痛欲绝,情不自禁地扑上前去,抱住父亲的遗体放声痛哭。

  不离父亲左右的刘阿姨见此情景,也是泪流满面。她上前拉起高宏,劝说道:“娃呀,人死不能复生,我们已尽心了。这家里再无二人,别哭坏了身子,还要靠你料理后事呢。”

  高宏这才停住了哭泣,他泪眼婆娑地望着刘阿姨问:“我父亲得的什么病,为啥走的这么突然?”

  刘阿姨告诉高宏:“昨天,我们吃了晚饭,正要出去到公园散步。你父亲突然觉得有点头晕,话还没说完,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我赶快打120急救电话,救护车来了后一点也没耽搁。到医院后医生诊断为脑溢血,进行抢救。可是还是没抢救过来,我跟你打完电话后他就没气了。”说着,刘阿姨把医院的诊断书拿了出来。

  高宏接过病历,大概地看了一下,和刘阿姨说的差不多。也就没说什么。

  三天过后,高宏料理完父亲的后事,准备回上海。他对刘阿姨说:“刘阿姨,这几年,我父亲多亏你的照顾,生活的比较好,我打心眼里感谢你。今天我就把你的工资一并结了吧!”

  刘阿姨一脸的茫然道:“什么?你想撵我走?你让我到哪里去。”

  “回老家或者另找新的雇主。我父亲这一走,我常年也难得回家,家里也不需要人了。”高宏实话实说。

  刘阿姨却没有要走的意思,她说:“就是我新找雇主,也还得住在这儿。”

  刘阿姨的话让高宏感到十分意外,两眼莫名其妙的看着刘阿姨,他不明白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刘阿姨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递给高宏说:“这是我整理你爸的遗物时发现的。”

  高宏接过展开一看,眏如眼帘的是两个大字:遗书。他大吃一惊,没想到父亲死前还留有遗书。那么,这遗书上到底写了什么?高宏迫不及待的往下看去,只见上面这样写道:

  遗书

  这些年,多亏刘兰英的悉心照顾,我才有了愉快幸福的晚年生活。为感激她的真情实意和对我的照顾,我决定:在我百年之后,乐天小区这套住房和我的全部遗产遗赠给刘兰英。

  恐后有变,特立此嘱。

  立嘱人:高明轩

  2012年10月1日

  看完遗书的内容,高宏感到十分的震惊,但他的第一反应这是不可能的事,这份遗书是假的。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这个刘阿姨来家里连毛带皮也就是三年,他就是到父亲跟前再好,父亲也不可能一下子就会做出这样让人匪夷所思的决定,何况自己也是父亲唯一的一个儿子,就是有这样的决定也得让自己知道嘛。

  但是,高宏面对这白纸黑字的遗书和父亲的亲笔签名又不得不承认父亲留有遗书的事实,先不管这封遗书的真假,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蹊跷之事。高宏望着低头不语的刘阿姨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有这份遗书,这是我今天早上整理你爸的东西时才发现的。”说到这里,刘阿姨张了张嘴,好像还要说点什么,她叹了口气,摇摇头,还是没说出来。

  高宏见刘阿姨说话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里泛起了叽咕,难道刘阿姨有什么事瞒着自己或者有什么难于启齿的事?想到这儿,他越发想知道刘阿姨和父亲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就和颜悦色的开导她说:“你别怕,有什么你就大胆的说出来。如果这份遗书真是我父亲自愿写的,那我也就认了。”

  事已至此,刘阿姨一看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她一五一十讲了起来。

  事出有因

  原来,这个刘兰英是个寡妇,年已五十。她丈夫是个本分的农村人,平常跟人搞建筑活儿,一次不慎从脚手架上掉下来摔死了。好在儿子已经成家,她在家也成了闲人,就从农村来到城市打工。当时恰逢高宏正找人照顾父亲,于是就进了高家当起了保姆。

  刘兰英是个实在人,性格外向,爱说爱笑,脚手勤快,到了高家后,把家里收拾的有条不紊。对高宏的父亲更是知冷知热,照顾有加。一日三餐,按时按节,想着法儿给老高变着花样,让他吃的滋润。衣服也是三天两头的换洗,让他穿着舒服。不但如此,没事还陪老高聊天拉家常,外出散步,让老高心里高兴。

  刘兰英的表现,老高十分的满意,也对她非常放心,家里的一切都交给她管。没有半年时间,老高似乎一点也离不开刘兰英了。刘兰英也觉得老高为人不错,到他跟前越发亲近了,两人无话不说,感情上起了变化,后来,两人觉得都离不开对方了。

  一天晚上,刘兰英帮老高洗完脚,刚要回房间休息,老高一把拉住她的手说;“兰英,你能不能再多呆一会。”刘兰英也想和老高多呆一会儿,见老高留她,就没急着走。于是,两人就天南海北的聊起来,不知不觉夜就深了。就这样,这一夜,刘兰英到底没回到自己的房间去。

  从此以后,刘兰英明里是高家的保姆,实际上她和老高成了两口子。白天他们形影不离,晚上他们同床共枕。这些,左邻右舍,街坊领居早已从他们的言谈举止中看出了端倪,虽然一个个在背后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但碍于情面,明里不说罢了。

  这些事,当然经常不在家的高宏就不可得知了。

  听完刘兰英说完这些事,高宏的头一下子大了。但他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他认为这不过是这个保姆为夺取父亲的家产而编出的一套谎言。在他看来,这个保姆早有心怀不轨,那么,以此推断,父亲的所谓遗书也是刘兰英伪造的,就是真的,也是在她的诱惑之下写的,并非父亲真实意愿所为。想到这儿,他怒不可遏的指着刘兰英痛斥道:“我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原来我还以为是个好人,算我瞎了眼了。”

  刘兰英显得很伤心,辩解道:“说句实话,这份遗书我原先也不知道,更谈不上我逼你父亲了。”

  “你还狡辩是不是,这事不是明摆着。不过,我实话告诉你,你痴心妄想,目的是达不到的。”高宏对刘兰英吼道;“你给我滚,趁早离开这里。”

  刘兰英没有再说什么,她哭着收拾了自己的行李出了门。

  高宏望着刘兰英的身影,怒气未消冲着她喊道:“要到法院去告你,你就等着吃官司吧!”

  出人意外

  正当高宏准备状告刘兰英的时候,一个意外的消息从公安局传来:刘兰英投案自首了。而更令高宏更加震惊的是,据公安局的人讲刘兰英对强迫高宏的父亲写下遗书的事虽不承认,却口口声声自己是有罪之人。这消息,更是让高宏一头的雾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于是,他心急火燎地赶到了公安局,要求再见刘兰英一面。

  在公安机关的安排下,高宏见到了刘兰英。刘兰英的第一句话就如同五雷轰顶,差点让高宏昏倒在地:“你父亲是我害死的。”接着,她就说起事情的原委来。

  原来,从那晚刘兰英和高宏的父亲同居后,两人的感情进一步升温。他们出入成双成对,相爱有加。刘兰英更加看重这份黄昏恋难得的感情,他对高宏的父亲尽心尽力,百般的照顾。时间一长,就产生一种想法:成为高宏父亲的合法妻子。

  但是,当她把这个想法告诉高宏的父亲后,谁知高宏的父亲却不同意,他的理由是:他比刘兰英大二十岁,年龄的差距过大,世人如何看?别人还以为刘兰英是为家产而来,这样对她很不利的。

  自从高宏的父亲拒绝了刘兰英要求后,刘兰英对高宏父亲对自己的感情慢慢的产生了怀疑。她认为他不是真的爱她这个人,而是在玩弄她的感情。在她看来,自己虽然比高宏父亲小几十岁,可她是真心实意的,况且两人都已丧偶,名证言顺,光明正大的生活在一起有何不可?非要这么偷偷摸摸,不明不白的混在一起。

  刘兰英越想越气,人常说:爱有多深,恨有就多深。于是,一个可怕的念头油然而生,既然我的付出得不到回报,还不如盼你早早死了的好,免得自己这样遭受感情和精神上痛苦的折磨。人一旦有了这样的想法,什么事还干不出来?接下来,刘兰英就到药店,谎称自己血压低,买了些药,回来后偷偷地把药加到老高的每天的饭菜里。就这样,不到一两个月,高宏的父亲的血压急剧升高,终于一天突发脑溢血不治而亡了。

  就在火化高宏父亲前,刘兰英在整理他的遗物时意外地发现了高宏父亲生前写的遗书,她此时才恍然大悟:高宏的父亲是真心的爱着自己的,然而自己由于一时的糊涂却误解了他的真情实感而铸成大错。起初他还存在着侥幸心理,可后来见高宏丝毫也没怀疑自己,就越发感到后悔,良心终于战胜了邪恶,她于是就投案自首了。

  听完事情的真相,高宏哭笑不得。他不明白:自己的父亲和保姆刘兰英这段近乎荒唐的黄昏情算什么呢?难道他们仅仅是爱错对方了吗?

  然而事实却是残酷的,这就是高宏的父亲为这段情付出生命的代价,而刘兰英呢,她的余生将在高墙中痛苦地度过。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要命的黄昏情--凤凰原创大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