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机阿斌

  司机阿斌

  大斌开着货车行驶在颠簸山路上一面是悬崖一面是山岩在别人眼中这可是在车里看着都胆战心惊的画面可在大斌眼中却不算事儿。大斌十六岁起就和师父开着老解放车跑货运了路上开着三十来年车了走南闯北的那样的危险没擦肩而过过为了俩儿子结婚成家准备钱大斌还是继续干着这危险的工作。也为了省钱大斌也都是自己一个人开车跑货运路上也没人唠唠嗑加上川藏路上那么多的背包客大斌总是别人一招手要搭车大斌就停下车搭上。一是说说话解闷二是大斌特别爱好帮助人。

  昨天下午大斌在山下停车加油。刚加完油就看见一个小伙子背着大包跑过来向大斌招手走近笑着说“师傅能搭下你车吗”大斌为人也爽快“行啊小伙子到哪儿”“师傅我到昌都。”“嘿巧了我这车货也到昌都上车走吧”大斌给小伙儿挥挥手示意他快上车。同时走到加油站里面付钱。

  大斌上车点燃烟就和小伙子介绍起来。“小伙子怎么称呼”大斌问道“我叫姚宇叫我小姚就行”小伙儿爽快的答道。俩人就你一句我一句的说起来不过小伙发现大斌的话语中带着一些哀声怨气就好奇的问起大斌来什么原因大斌就说为了孩子结婚得多挣点钱娶媳妇又没其它什么本事干这行干这么多年了还得继续跑货运。不过还有更重要的原因见小姚的好奇大斌也说了出来。原来大斌是自己买的货车又是自己开车他的货都是从一个朋友“李哥”那里拿的单子每跑一个单子就给李哥三百块钱作为感谢的“辛苦费。”可是李哥手下有几十近百个跑货运的朋友都是靠李哥拿的单子跑货运。李哥早年间是一名大包工头为人十分仗义、耿直如今虽然不再做这行了但有很多在西藏包工程的兄弟们大家都看重他的耿直就把建材货运到工地交给李哥办李哥兄弟们在西藏包工地用的所有建材全部是李哥找货车车送去的。大家都相信李哥李哥虽然不做这行了但都认他这个“大哥。”每次只要是李哥找货车送到工地上的货全都不查件数吨数。货运的运费是按吨数或件数算的只用驾驶员拿票只要票上写的是多少工地上的会计就给驾驶员多少运费也不给车过磅称重。这样下来就有一些狡猾的驾驶员钻空子了他们会在装货的地方把货装好车开出来找个地方停下车揭开篷布从车上卸下一些货自己把卖掉也不卸太多免得看起来太明显。卸完货再把货物堆来齐平再盖上篷布别人一看也以为什么也没发生。可是这一来二去一趟、两趟再来个几十趟就看出来了工地上老板来巡视一看怎么少了那么多。就说老板不看这干活的工人也有察觉啊但大家都默不作声都为看重李哥的信誉以为算错了过几次就好了。可是这过了几十次了还是少那么多啊这工地的张总就先给李哥说了这件事李哥听了虽不大相信但还是让人开小车在后面跟着货车这一下就查出了几辆偷货。李哥立马让所有开货车的朋友聚到一起当着几十人的面宣着与几个偷货的驾驶员断绝关系就此别过。同时更加声明“谁要是再偷着下货那对不起我立马和你断绝关系再也别找我要单子一分钱也不给你赚”

  李哥这把几个驾驶员开了一段时间还真没问题货还真没少得有。可是有些人心里都痒痒的这一下就少赚了好多以前可是走一趟就一趟全是油水啊不过有些人就想出了办法你姓李的不是能的嘛还跟踪我的车这我就让你跟不到。他们有些就开进了山里再行动拐进一个岔路口再叫上一辆轻卡车俩辆车对翻翻完货盖上篷布数完钱。拍拍灰在把车从岔路口开出来啥事儿没有。有人就跟着学起了这招又不过几个月堆货的地方又看的出少的货来了。这次李哥不干了跑的就那么几个工地。李哥又放话了“这次那个工地少了货跑这个工地的车全部给我一起开了谁也别想再拿单子了”虽然李哥这次如此动怒有人还依然这样干但只是偷得少了些李哥也为此头痛不已。

  最不巧的就是大斌了大斌恰好从李哥这里拿的是跑张总这个工地的单子。张总的工地又是“重灾区”从李哥拿单子跑张总工地的驾驶员大多数都会偷货只是说偷得多少罢了。说不偷货的估计说不出来三个大斌就是其中之一。就算大斌能偷他也没着胆子啊家里就望着他这一个顶梁柱。但这他就愁了如果真的李哥要把跑一个工地的人都开了的话大斌肯定会丢了饭碗啊这可愁苦了大斌了。

  小姚听到这儿也露出的同情同时安慰大斌“没事儿师傅身正不怕影子歪。你这没干就没干咱对得起良心。”大斌听了又叹了口气“我为了省钱也没请人从早到晚一个人开的货车驾驶员就我一个。人家俩人也好说我这一个人一旦怀疑到我头上我一个人有口难辩啊这怎么说的清啊”

  俩人陷入了沉默大家都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大斌的烟抽了一根又一根他的愁苦可不能随着烟雾飘走。大斌这条路上走了那么多年一直本本分分从没有惹过什么事也没有偷过一点货物。哪怕是运的是玻璃杯在路上破损了多少个就算在规定的限度内大斌都会给人赔钱。大斌认为这是人的信誉这条规矩不能变。做人就得这样信守本分不能偷人一丝一毫但是没想到如今没拿人一点东西但这次估计得丢了自己的饭碗了。

  数不清大斌手中第几根烟灭了车从山上下来了。停在了国道边的一家饭馆外面大斌敲醒了睡的糊糊的小姚让他下车一起吃饭。小姚随手退让了小姚认为大斌挣钱也不容易可不能让大斌请自己了。直到大斌同意AA制吃饭的前提后小姚才同意和大斌一起进餐馆吃饭。大斌熟练的点好菜不一会儿就和小姚开始吃了不过小姚可是吃的很斯文慢慢的就像窗外的雨一样淅淅沥沥的小雨慢慢落下。突然大斌放下碗筷跑出窗外说声“不好。”小姚也跟着出了餐馆的门眼见大斌冒着雨爬上几米高的车厢一直在车栏杆上爬了一圈还不时撩开车厢旁的篷布往里面看。约莫过了有十五分钟才下来下来的时候一身上下已经淋得全是雨水了。

  小姚立马给大斌拿卫生纸擦头发同时焦急的问他干什么那么急大斌擦着头上的雨水说“这是张总工地用的配电箱一点水都见不得的虽然里面没有装好设备但是一旦见了水很容易会生锈。我走之前已经搭上了三层篷布了这不太放心得还来看一次。”说罢大斌已经用完了一包纸便走到座位上做好继续吃饭。吃完饭付完钱小姚把自己该出的那份钱递给了大斌大斌点头默默说了几个数字。小姚去对面的小卖部买了一些零食大斌示意他买快点别耽误时间。但又停下默默的等着一直对面站着看着小姚买着东西。

  当小姚提着一包东西上车后大斌发动货车继续前行。也不知翻过了几座山当小姚已经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才觉得货车不再颠簸发动机也停止了哄闹。大斌也睡觉了川藏地区晚上的气温很冷虽然是七、八月份但是夜晚有时候也会降到0°C以下小姚在货车后面的上铺盖上被子睡的很香。只是依稀感觉整个夜晚车门陆续开过几次大斌好像下去过几次小姚一下提高的警觉准备起来的时候大斌就又回来了。每次就几分钟甚至还更快小姚也就未起疑心。

  当天还是黑蒙蒙的时候小姚就被发动机的哄闹吵醒了。大斌起床了热车又是一天行程的开始。大斌一直是一个人开车因为没有人互换着开大斌只有天还没亮就开始行车这样才能不下行程热好车大斌又开始开车了。小姚就在这颠颠的睡梦中睡到天已大亮才起来到了又一个小镇大斌在国道边停好车和小姚一起下车吃饭。在这里吃完饭小姚又去买了一些饮料和大斌又继续启程。下一站就是昌都了也就是大斌和小姚的目的地也是分别的地方。

  傍晚过后一会儿太阳的余晖还没散去。大斌就到城外了货车只有晚上才可以进城小姚在这里下车往前走几公里就是城里了。小姚整理好东西背上背包和大斌告别。握完手小姚向排队的车流前方走去走过城边的检查站走进城里面。当他看见车市道路旁的路灯向后一望确定已经离大斌很远的时候。拿起了手机翻出了那个备注为“李哥”的号码。几秒的拨号声音过去小姚高兴说“李哥大斌这个司机没问题。这趟一路都没偷过货特别负责、耿直可以排除他了。”李哥那头传出满意的笑声又说道“麻烦你了我给你们张总说了张总会给你这次一份报酬的。你们天天外面跑也不容易。”李哥感谢后挂掉了电话小姚又翻了翻花名册他还有十七个货车驾驶员得试一试。但他知道像大斌这样的本分司机很少了。

  在很远的的一家酒店里李哥和张总正在一起吃饭。俩人先后打完手机又干上一杯。他们很高兴因为依然还有为生活而辛苦奔波且本分守己的人。但他们又叹了口气因为这是他们这样做以来第一位可以不被开的司机。他们哀叹惋惜因为如今的时代他们甚至需要采用这样特殊的办法。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司机阿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