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礼送人命

  彩礼送人命

  顾阿根的老婆不幸患了癌症,撒手归西。没有了管束,顾阿根更是变得游手好闲,不是成天喝得醉醺醺,便是沉迷在麻将桌上。俗话说:坐吃山空。不上半年,他便把家里的积蓄挥霍一空,揭不开锅了,吃了上顿没下顿。这可苦了他念中学的女儿顾小芳,每天中午啃窝窝头吃咸菜。

  这天阿根在小酒店边喝酒边发牢骚。一位酒友劝他说:你家里有摇钱树哪,干吗放着不享用?他听不懂了,抓着头皮问:我家有摇钱树?是啊——就是你的女儿小芳呀!我女儿?他更是云里雾里。这么大的女儿还念什么书?早就可以许给人家了,按现在的行情,光彩礼起码有万把块!阿根似醍醐灌顶,猛然醒悟,一拍大腿:着啊,这么大的姑娘念什么书?念了也是给人家的!可是她还小,没到结婚的年龄。你真是个榆木疙瘩脑袋——不能晚几年领结婚证?能实惠就先实惠起来。顾福根心动了,彩礼有一万,买酒能堆满整间屋哪!

  顾阿根回到村里就找外号叫蜜嘴媒婆的三婶,三婶一听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啊呀呀,你家的小芳别说在村里是头挑,这方圆十里地也算得上!我保你找个又有钱人又长得俊的姑爷!她拍着胸脯唾沫星子乱喷,不过媒做成了可别忘了我三婶!怎么会呢?起码给你这个数!阿根竖起一根手指头。好,你爽快,我也爽快!我手头就有一个,本来跟人家说好了的,现在先给你们家了!说着她像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相片,看——人长得俊吧?是干个体远输的,有好几十万家当呢!

  阿根接过来一看,果然小伙子一身西装显得十分精神!他问:三婶,他多大年纪?岁数是大了些,三十好几了。但人家有钱!忙着做生意把婚姻给耽搁了。你找年轻的哪来这么多钱?再说岁数大的男人疼女人。阿根一拍巴掌:好,就这么定了!你跟他说,彩礼一万块,少一分也不行!一万块,对他来说是牯牛身上拔根毛,肯定不少你一分。我敢打包票!这相片就留在你这里,晚上给你闺女瞧瞧。

  三婶说完风风火火走了。望着她离去的身影,阿根笑得嘴巴裂到了耳根,乐颠颠地自言自语:哈——我要发财了,发财了!唷,光顾了高兴,忘了问姑爷的姓名了,等会闺女回来问起可怎么说?

  一听父亲要将她嫁人,小芳急得哭了,边哭边喊娘:娘,你为啥这么早离开我呀?现在爹要把我嫁人,可我还刚满十七岁哪!呜``````娘,你快来救救我吧!

  阿根是财迷心窍,吃了秤跎铁了心,咔哒一声用大铁锁将女儿锁在房里,还凶里凶气说:臭丫头!早嫁晚嫁还不是一样嫁?你那男人是大款,让你去享福你还不愿意?真是不识好歹!

  小芳哭得昏天暗地,累了躺在床上睡着了。她做了个梦,梦见她娘来救她了,拉着她飞上了天。她爹急得双脚直跳,捡起一块砖头往上扔,砖头不偏不斜砸在她身上,吓得她大叫一声醒了。她愣愣地望着天花板出神,想自己能有双翅膀就好了,从窗口飞出去!她走到窗户前瞧了瞧,见窗栏是用细木条钉的,用手推了推竟弯了!心中不由一喜,一个大胆的想法陡然萌生——

  天擦黑时听到爹回来了,她大声喊:爹,我肚子饿了,快给我点吃的!阿根一听乐了:阿囡,你终于想通了?是啊,干吗要跟爹过不去呢?爹又不是叫你去吃苦,你从早到现在不吃也不喝,饿坏了身子爹怎么舍得?爹的心也是肉长的。好,爹马上把饭给你热一热,再给你煎两个蛋。

  一会儿阿根便开开门,把饭菜端了进去。见女儿狼吞虎咽吃着,他笑了,摸摸她的头:阿囡,你慢点吃,小心噎着。不是我夸口,你娘如果活着也一定赞成这门亲事,看——阿华,你男人叫张顺华,先给了我五千块,说等你过了门,再给我五千块。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叠钱,得意地在桌子上甩了甩,你爹活到现在,手里还头一回拿这么多钱呢!

  小芳心里又气又恨,又感到悲哀。气恨的是爹把她当成了商品,悲哀的是爹太没出息,钻进了钱眼里,作为一个男人,一家之主,却不去奋斗不去赚钱,而是好吃懒做,不是酒就是牌的,难怪娘活着时要跟他吵架!她想好了,一旦离开这个家,就到外面去找工作,不但要养活自己,还要给家里盖新房!村里许多人家靠外出打工发了,盖起了楼,添置了大屏幕彩电,全自动洗衣机,空调,音响等,人家家里有的,她家里也要有!她打算晚上等爹睡熟后就逃走,去外面好好赚钱,给自己不争气的爹看看!

  听到爹鼾声如雷,她便起来,搬把椅子到窗口,站上去,抬腿一使劲,啪啪两下,两根窗栏便断了。她拿上早就准备好的行李,从窗口跃下,疾步朝黑洞洞的野外走去。

  她到河西村找班长兼学校团总支书记崔英,崔英富有正义感又是个热心人,家境也好,会同情她帮她的。到了河西崔英家,她绕到后门敲崔英房的窗口。

  谁?崔英警惕地问。我。顾小芳。崔英马上起来打开窗户:你怎么不来读书?小芳把事情说了。崔英十分气愤:你爹怎么这个样子?找他去评理!

  小芳忙阻止;别,你去也白搭,他是被钱迷了心窍。我已打算好了,去省城打工。崔英沉吟片刻道:到外面见识见识也好。不过你要把握好自己,绝不能走歪门斜道。她点点头:这你请放心,我顾小芳不是那种不要脸面的人。我表哥祝建民在省城打工,他人很好的,肯定会帮你忙。我这就打电话给他。

  崔英很快和祝建民联系好了,对她说:你到了省城就打这个电话。崔英把祝建民的手机号码抄给她,?塞给她三百块钱。小芳不好意思拿,她板着脸说:你身上没钱怎么去省城?总不见得到马路上去要饭吧?这三百块就算我借给你的,以后你慢慢还好了。谢谢,谢谢!小芳感激不已,崔英,我永远不会忘记你对我的好,我会报答你的。快走吧,到火车站还有十里地呢,兴许能赶上末班车。好。小芳答应一声转身走了。小心!崔英叮咛了句目送她离去。

  正如崔英说的,祝建民确实不错,对小芳非常热情,利用在厂里工作多年良好的人际关系,把她介绍进厂。由于小芳有文化,被安排当检验员,既省力工钱又比普通工人高。小芳工作特认真,博得了厂长的称赞,不久便把她调到成品车间当出厂总检验。

  她领了工资后寄给父亲五百块,还了崔英三百块,同时写封信给爹,说自己在省城打工很好。阿根见女儿有了着落,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幸好他只用去几百块钱,女儿寄来的钱正好垫上,如数还给了张顺华。他写封回信给女儿,要她每月寄五百块钱给他。小芳想想总是自己的爹,便答应了。于是阿根更不想干活,心安理得地靠女儿供养了。

  小芳的聪明能干给祝建民留下了极好的印象,他悄悄爱上了这个比自己小六岁的妹妹。怀着一颗报恩的心,小芳替祝建民收拾宿舍,浆洗衣裳。祝建民宿舍的人见他们好,都开玩笑尊小芳为嫂子。小芳友好地朝他们笑笑,他们以为她默认了,便叫得更起劲。日子一长,两人真相爱了!

  祝建民家的条件也不好,母亲长期病卧在床,得靠他寄钱回去抓药,这样他存钱不多,只能省吃俭用。小芳跟他确立恋爱关系后,两人便吃在一起,饭菜都自己烧。倏忽间三年过去了,祝建民已经二十六岁老大不小的了,便和小芳商量打算把婚结了,于是趁春节长假,回去探望未来的老丈人。毛脚女婿第一次上门,不能被人看轻,他买了足有两千块钱的礼品。

  见到桌上一大堆礼品,尤其是两瓶西凤酒,阿根落开了嘴笑,听说他要娶小芳,把头点得似鸡啄米:成,成!不过这财礼的规矩不能破。祝建民忙问;要多少钱?阿根眼乌珠一转,竖起两根手指:如今行情涨了,得两万。祝建民听了吓得倒吸口凉气,半晌吭不了声。小方偷偷用腿踢他,他才嗯了声。阿根心里鬼得很,想现在不敲这一杠子,以后他们结了婚有了小孩,哼,这每月五百块钱还能保证?

  吃罢饭,小芳送祝建民出去,见他脸色阴沉劝说道:别担心,我会帮你的。咱们再节约一点,我跟爹再商量一下,婚前先付一万,还有一万婚后付,他会答应的。祝建民听了脸上绷紧的肌肉松弛了。

  回到厂里后,他们很少吃荤腥,就是去菜场也是拣便宜的菜买,甚至捡人家丢弃的菜皮。双休日祝建民到建筑工地打工,小芳则摆地摊,卖小百货。这样半年后他们终于积了七千块钱!看到胜利在望,两人再辛苦也不觉得累。可就在这时,祝建民的娘发病住了医院,没法子,他只得寄回家三千块钱,看着剩下的四千块钱他唉声叹气,欲哭无泪。

  一个星期天祝建民在建筑工地帮助拌水泥,听一起干活的小毛说:昨晚我玩了一把,赚了两千块嗳!祝建民眼红死了随口说了句:你手气这么好?小毛说:嗳,人家都说平时不摸牌的人手气特好!建民,你今晚也去试试,兴许也能赢个千儿八百的。祝建民的心动了,想真能赢那多好!自己赚两千块钱多不容易!见他心动了,小毛怂恿他:怎么样?今晚跟我一起去玩一把?我看你这人有福相,手气一定好。他鬼使神差地竟点了头!他向小芳撒谎说晚上加班,跟着小毛去了。

  想不到他的手气是好,一晚上竟赢了三千块!这钱来得太容易了!他乐得蹦起来,一溜快跑回宿舍。望眼欲穿的小芳见他快活的样子,不解地问:今天怎么了,像捡了个大元宝?他抑制不住兴奋,乐呵呵说:嗳,真被你说着了,是捡了个大元宝!说着把赢来的三千块钱给她看。你哪来这么多钱?她奇怪地问。放心,是赚来的,不是偷来的。不行,你得告诉我这么多钱从哪里来的?被逼无奈他只得说了实话。

  小芳听了唬得脸泛了白:你怎么可以去赌博?没听说赌场似鬼场——会要了你命的!说什么你也不能去赌了,别贪心,见好就收,不然你会输惨的!嗯,

  嗯。他嘴里虽答应着,心里却怀着侥幸:我的手气好着呢,下次再赢给你看!

  到下个礼拜天晚上他又去了!这回他的手气霉了,不仅把赢来的三千块钱输得一干二净,还欠了人家六千块!没法子他只得把自己剩下的四千块钱赔了进去,

  还欠人家两千块,人家逼着要呢!焦头烂额的他答应下礼拜还,可他拿什么还人家呢?他不敢把这事告诉小芳。

  很快下个礼拜天到了,他像往常一样去建筑工地干活。小芳在宿舍里等着,不知怎么眼皮直跳,心里忐忑不安,像要发生什么重大的事情?突然有人推门进来:哪个是小芳?我是。她神色慌张地站起来,因为害怕说话的声音发抖,有``````有什么事情?我叫小毛,跟建民一起干活的。他被水泥搅拌机夹伤,在医院抢救。我这就带你去。不啻是五雷击顶!顿时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因小毛的名字她听建民说过,所以立即跟他去了。

  小毛把摩托车开得飞快。她脑子里纷乱,也没注意,只知紧紧抓住他靠在他身后,当车子停下来时才发现不在城里,而是到了一处陌生的地方。这是哪里?她问。噢,这是包工头的家,我们没钱,是来问他要的。出了这么大事故他能不管?小毛说着领她进了一间屋。老板,人来了!小芳抬头一看里面坐着一个络腮胡子的男人。

  唷,果然是个大美人!络腮胡子淫笑着朝她走来。她觉得不对劲,忙转身想出去,一拉门,发现被反锁了。那个小毛早就不见了!你还不知道吧——

  这家伙边说边步步朝她逼来,你男朋友欠了我两千块赌债,说让你跟我睡一夜抵了。不信你看——这欠条是他写的吧。他把一张纸条给她看。上面真是祝建民的笔迹,还按着手印!白纸黑字赖不掉。自古就是欠债要还,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他一把抱住她,像老鹰抓小鸡般将她扔到床上。她大声喊叫拼命抵抗。这附近没人,你就是喊破天也没人听见。他身子压了上去!他哪是他的对手?很快被他扒光了衣裳

  完事后他把借条扔给她:咱们这下两清了!小毛——小毛在外面应了声开门进来。送她回去。这小娘太犟了,没味道。他娘的,便宜了这小子!走吧!小毛冷冷地说,这不能怪阿胡子,谁让你男朋友输了钱还不出的?浑身像散了架的她费力地跨上摩托车,任羞辱的眼泪夺眶而出。

  见她回来了,祝建民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扇着自己耳光:我不是人,不是人!呜``````他痛哭流涕,我也是没办法,都是这断命的彩礼给害的!我要是不答应,阿胡子就要我一条胳臂!呜``````她呆呆的望着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男人竟是自己相爱了三年的恋人!为了保住自己一条胳臂却出卖她,让她去遭人蹂躏!原来你是这样一种人。她半晌从牙缝里迸出这句话,然后转身离去。

  他以为她回了自己的宿舍,可天亮时嘈杂的人声把他从睡梦中惊醒:快来看呀——江里有具女尸!唷,真的!不知是谁呀?顿时祝建明被一种不祥的预感攫住,直直地从床上跳起来,撒腿冲出门去。走到厂后面的江边,一见浮在水面女尸穿的衣服,头脑里轰地一下,大叫一声:小芳!不顾一切扑下了河。人家以为他是去把小芳托上来,哪知他抱住她往河中心而去

  等大家醒悟过来,问渔民借了一条船划向江心时,为时已晚,祝建民已淹死了,双手紧紧地抱着小芳。这对恋人就这样双双离开了人世。

  阿根还不知道此事,依然天天喝得醉醺醺,对村里人夸着口:我女儿要出嫁了,女婿答应给我两万块彩礼,两万块哪——他有喝早酒的习惯,一日在家喝得半醉,一脚高一脚低地出了门。走到村口,见石桥上隐隐约约站着两个人,披散着湿漉漉的头发,近前一看竟是女儿和女婿他们!你、你们怎、怎么回来了?他大着舌头问。他们没答话,只是朝他伸出手去。你们要干什么?干什么?他一言末了,竟身不由己歪上桥,只听扑通一声摔下了河!

  阿根死了,他没亲人,村里为他操办丧事,却传来他女儿女婿双双死在江里的消息。大家惊骇不已,说莫不是他们阴魂不散找上了他!一个胆大的村民调侃

  说:他们让阿根拿彩礼去了。他学着阿根的口气:两万块哪——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彩礼送人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