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管也温柔

  城管也温柔

  南飞大学毕业赶上了金融风暴,找了几份工作都不可心。她不愿意做啃老一族,就在家附近的街边摆了一个卖女性饰品的小摊子。因为毗邻一所大专院校,生意还不错,就是隔三差五的要被城管驱赶。为此她恨透了城管,私下里管他们叫城管狗,还上网发帖子跟网友们共同分享智斗城管的经验,帖子经常被版主置顶,火得很。

  这一天,南飞和一帮小摊贩又一次被城管赶得四散奔逃,没跑几步,她背上的包裹就被一双铁钳子一样的大手一把揪住,随着一声断喝:站住!南飞的脸皱得跟苦瓜一样,无可奈何地回过头,却立刻绽开了一个惊喜的笑容:呀!肖亮,是你!对方也很吃惊,拽住包裹的手慢慢松开了,原来这个帅气的城管不是别人,正是南飞的小学同学肖亮!

  不用说,这一次南飞自然是轻松过关,不过被迫听了肖亮一通苦口婆心的唠叨。南飞一边听他讲着占道经营的危害,一边在肚里暗笑,这么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家怎么做了城管就婆婆妈妈的!心里尽管这样想,嘴上却连连表示理解他们的工作,同时苦着脸说,要不是找不到工作,谁会来遭这个罪?

  回家以后,南飞就把这段经历在网上披露了,网友们纷纷跟帖,有人出馊主意说可以靠同学关系和美色拿下这帅哥,南飞也暗暗欢喜,看来以后在这条街自己是有人罩着了。

  没想到肖亮居然是老榆木疙瘩脑袋上不开窍,放过南飞几次之后,见她嬉皮笑脸依然故我,这一天肖亮终于急了,冷着脸拎了南飞的包裹就给扔到执法车上了。南飞气得追着车大叫:好你个城管狗,还六亲不认了!

  南飞正在连连跺脚,一个电话打了进来,南飞这才猛地想起,今天要参加一个公益爱心网组织的活动,去一个空巢老人家里做陪聊。

  南飞一边赶路,一边痛心自己半个月白干,几百块就这么没了,不时诅咒着大公无私的肖亮。

  那位老人家的住所位于城乡结合部,是处待拆的平房。看来老人家里境况不好,屋子里很简陋,不过倒收拾得很干净。老人下肢瘫痪,看见他们,激动得泪花闪闪:没想到你们真能来,我老伴去了十多年,日子过得太苦了!

  大家连连开导他,南飞一边给老人削自己带来的水果,一边问:大伯,您孩子呢?怎么不来陪您?老人叹息着说:工作忙,一天累得脚打后脑勺!前几天刚刚还受了伤,没好利索就去上班了!大家七嘴八舌地说,那您没儿媳妇啊?老人低下头,擦着泪:不怕你们大家笑话,我儿子工作不好,家穷,还有我这么个瘫子拖累他,没人敢给他当媳妇,一介绍对象就把姑娘吓跑了。

  老人话音刚落,房门开了,走进来一个帅气的小伙子,还拎着一兜水果。南飞一见大吃一惊,脸色立刻沉下来,阴阳怪气地说:城管也做公益慈善?真难得!这兜水果我咋看着这么眼熟呢,是你们刚刚瓜分的吧?

  原来那个进来的人是肖亮!肖亮看见他们也吃了一惊,随即管老人叫了一声:爸!这次轮到南飞呆住了,这居然是肖亮的家!为了掩饰尴尬,她连忙拿着肖亮拎回来的水果去厨房洗,洗到最底下的时候一张超市的小票显露出来,原来这不是他们分的赃!想起刚才说过的冷言冷语,南飞的脸红得跟个大柿子似的。

  出门的时候肖亮送他们,对他们一再表示感激,南飞悄悄落了后,问:听大伯说你受了伤?怎么那么不小心?南飞解开了两个制服的纽扣,只见一条尚未愈合的刀疤显露出来。南飞吓了一跳。肖亮告诉她,这是前一段遇到了暴力抗法,被扎伤的,这已经是他做城管以来第二次受伤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伤疤的那一刻,南飞的心里隐隐作痛。肖亮像是看出了南飞的心思,呵呵笑着说:没事的,要跟心痛比起来,这点伤简直不算什么。我们最痛苦的是不被人理解,属于精神上的弱势群体。现在城管简直如同过街老鼠,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各地的薪资待遇差别也很大。可是你换位想想,如果没有城管,市容会是什么样?

  南飞想起来自己以前的种种言论,再一次红了脸,她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问:大伯说当城管耽误你找女朋友,不至于吧?眼下的女孩都喜欢找穿制服的,多威风啊!肖亮苦苦一笑:算了吧,上次一个亲戚给我介绍个女朋友,一听说是城管,她妈妈立刻回绝,说干这工作的德行不好,还有风险!听到这里,南飞不由扑哧笑出了声。

  回家以后,南飞在网上输入了城管二字,立刻跳出了大量的信息资讯,她连夜看了很多关于城管执法的帖子,对这个工作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特别是一个著名大论坛有一个网名叫小城管的帖子,里面都是日常执法的点滴,有欢笑,有悲哀,有幸福,有苦恼。南飞看得入迷了,觉得这样的城管,才值得尊重。

  饰品摊子南飞再没有去摆,那毕竟只是她体验生活的一种方式而已。她参加了公务员考试并顺利地被城管部门录取。她暂时没跟肖亮联系,她要给他一个惊喜。封闭学习培训一段时间以后,南飞精神抖擞地上岗了。

  这天她来到了一个新建的片区巡查,在一个新开的水果店外,她看到正在搬运水果的一个身影很熟悉,她的眼睛一亮,那不是肖亮吗?

  南飞兴冲冲跑过去,拍了一下肖亮的肩膀:嘿!大城管!怎么在这儿学雷锋啊?

  肖亮看着一身制服精神抖擞的南飞,惊讶地说:天啊!你……你怎么当城管啦?

  南飞哈哈大笑:对啊,咱这儿效法一些大都市,成立女子城管队了!我家里早就建议我去报考,只不过我一直讨厌这一行当,所以宁愿去摆小摊。那天从你家回去以后我很受触动,终于决定,要做一个温柔执法的好城管!

  肖亮笑着点点头:以后可要多关照啊老同学!不过我这可是正规手续的店铺,暂时还不归你管!

  这下该南飞张口结舌了:什么?你说什么?你——她这时才看见那家水果店醒目的招牌上的几个大字:小亮水果。

  肖亮苦笑了一下:别看我有编制,一个月才一千多的薪水,其他福利几乎是零。老爹没有保险,再不转行,怕要把老爹饿死了。不过你跟我不一样,女孩子生活压力没这么大,你好好干!争取扭转咱城管的形象!我看好你呦!对了,我在一个论坛以‘小城管’的名字注册,写了很多城管生涯的文字,你回去搜搜看,也许会对你的工作有帮助!

  南非又一次吃惊了:啊?那个小城管——就是你?肖亮笑着点点头。这时有人进店里买水果,肖亮急忙撂下南飞忙起来,南飞看看他称水果熟练的动作,看看那招牌上的几个大字,想说话,却不知道说什么,想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正好外面走过一拨行人,南飞连忙招呼起来:来买水果啊!物美价廉,公平合理!那几个人打量着她,嘀咕着:嘿!城管卖水果,保管赚钱!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城管也温柔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