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乡遇故知——债主

  他乡遇故知——债主

  一、暴露行踪

  这天晚上,一起在县城里打工的几个同乡相约到大排档喝酒,正喝得欢,有人突然问赵二虎:听说牛大海欠了你们不少钱,还了没有啊?

  赵二虎摇了摇头,叹口气说:唉,牛大海当初口口声声说一定会还给大家,可几年过去了,连个鬼影都不见,也不知他是不是还活在这世上。

  那人说:他当然还活着,前几天亲戚给我打电话时,还说在滨海市看到他呢。

  赵二虎急忙问:真的?他在哪呢?

  那人摇头说不清楚,因为那个亲戚只是偶然看到他,连招呼都没来得及打。

  说起牛大海,算是赵二虎等人的心病,有时真恨得牙痒痒的。初中毕业后,牛大海就跟着人家出去闯荡,听说在一个建筑队里做事,走了全国不少地方,他也成了村里数一数二的有钱人。几年前,牛大海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和资金,于是开始单飞,与朋友合伙拿下了一个盖楼的工程,需要人手,于是在村里召集一群年轻人一起出去干。

  大家辛苦了一年,终于将工程完成了,可对方却说资金一时无法到位,只能支付一部分工钱让大家先回去过年,承诺余下的钱年后一定全部支付。牛大海也没办法,就带着大家先回家了。

  谁知年后牛大海再去时,却带来了一个坏消息,他的合伙人张家成将钱领走后不见了。张家成和牛大海是从前打工时认识的,两人是好朋友,曾合作过几次。这次的工程就是张家成拿到的,他自己专门负责原料,由牛大海负责施工,所以工程款也是张家成领后才分给牛大海,却没料到这次他领钱后却跑了。牛大海找到他的家,却连人影都没看到。

  牛大海回村后,痛哭了一阵,对着大家发誓,一定要将钱讨回来。然后,他告别了家人,独自出去了。这一走就是好几年,再也没有消息,开始大家还盼着他拿钱回来,可一天又一天过去了,他再也没有回来过,连家里人都不知道他下落。也有人说,牛大海得钱后,不想还大家,干脆就不回来了。几十万啊,牛大海不知过得有多滋润了。

  赵二虎不信牛大海是那样的人,他决定到滨海市去打听他的下落,为村里其他人讨个公道。

  到了滨海市,赵二虎决定先找一份工作维持生计,再慢慢找人。

  赵二虎找到一家建筑队,他想,牛大海从前也是搞建筑的,也许这些人会知道一些消息。一个年轻人奇怪地问他为何找人,赵二虎说了追债的事。年轻人摇了摇头,说没听说过这人,不过老板在这行做了不少年头,也许会知道一些,只可惜老板现在不在。

  那人上下打量了赵二虎一眼,笑道:我看你现在也没工做吧,我们这里正缺人手,不如你留下来,顺便慢慢打听。这话正中赵二虎下怀,他连忙点头同意。

  这年轻人叫张振中,是建筑队里的一个小组长。

  张振中安排赵二虎同住一房,说是房,其实也只是一间工棚,一起住的还有小朱和小李两人。

  两天后,张振中告诉他,已经问过老板了,但老板也没听说过牛大海这么个人。他安慰赵二虎说:你先安心在这里做吧,大家都是搞这一行的,慢慢打听,也许会有结果的。

  就这样,赵二虎算是在滨海市安定了下来,休息的时候,他就到外面去打听,但谁也不认识牛大海这么一个人。过了一段时间,一点有用的消息也没有,他真怀疑那位同乡给的消息是错的。赵二虎希望能见见老板,当面询问一下,可一直没有看到。据张振中说,老板很少来,一年也见不了几次面,一般事情都是由副手代理。

  这天晚上,赵二虎吃过晚饭后,独自上街买些日用品,顺便逛逛夜市,回来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快到他们施工的工地时,路过一条小巷,他看到路灯下有三个男子,看架势是两人蹲着下棋,一人在旁边站着看。

  他走过这些人身旁时,站着的男子转过身来,问了一声:你就是赵二虎?

  赵二虎一怔,停下了脚步,点了点头说:是啊,你们是谁?

  那人又问:听说是你一直在找牛大海?

  赵二虎听了心里一喜,急忙问道:是啊,你们认识他?

  那人却没回答,突然一挥手,赵二虎的下巴就被抡了一拳头。

  赵二虎顿时一个踉跄,身子向后退了几步,差点倒下。他急得大叫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打我?

  蹲着的两人都站了起来,一齐挥拳打了过来。赵二虎哪里抵挡得过,一下就被打倒在地。

  一个男子哼了一声:不好好在家呆着,跑这来找死!几人又冲上来拳打脚踢。

  正在危急的时候,就听有人叫道:是什么人在这里行凶?小巷的另一头出现了几个拿着木棍的人。这几个男子一看,丢下赵二虎,一溜烟跑了。

  跑过来的竟是张振中、小李和小朱三人,他们扶起赵二虎,忙问:你的伤怎样?

  赵二虎抹掉嘴角的血,连声向众人道谢,他动了下,感觉没伤到筋骨。

  张振中奇怪地问:你刚到城里没多长时间,怎么会得罪这城里的人呢,他们是谁啊?

  赵二虎摇了摇头,将刚才发生的事情简单讲了讲。

  张振中吃了一惊,叫道:难道这几人是牛大海叫来的?

  看来牛大海已经知道赵二虎到城里来讨债的事了,但他却不过来见面,反而派人来打,说明他是成心要赖这笔账了,赵二虎一想到这层,不由哼了一声,说:牛大海啊牛大海,你要是不叫人来,也许我还以为你不在这城里呢。你这一打,反而将自己的行踪给暴露了!

  二、险遭灭口

  这天晚上工地将要倒楼板,所以白天工人们都休息。大家没事都在房里睡,只有几个人出去逛。

  刚吃过午饭,张振中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接听,听着听着,脸上露出了喜色。关上手机,他就对赵二虎说:有好消息,刚才有个朋友打电话来,说发现了一个叫牛大海的人,也不知是不是你要找的那个。

  赵二虎大喜,急忙问在哪看到的。

  张振中说:在青龙山,朋友怀疑是你要找的人,所以就打电话给我。

  青龙山是城郊的一个风景区,距离也不算远,赵二虎决定去看看。张振中也想跟着去,但赵二虎谢绝了,他只想当面问牛大海一声,不想麻烦太多的人,何况大家晚E还要干活呢。

  赵二虎坐上公交车,半个小时后,就来到了青龙山。

  此时正是桃花开放的季节,满山的桃花将整个山坡都染红了。赵二虎转了一阵,只看到三三两两的人在看桃花,却没看到牛大海,也不知他还在不在这山上。就在他感到失望的时候,突然看到山沟对面站着一个人,正是他要找的牛大海。虽然隔几年没见了,但牛大海还是原来的那个样子。

  他怕喊叫后对方会溜走,急忙隐身到桃树后。往山沟下走。刚来到沟底,桃林中突然窜出几个人,拦在了他的面前,为首的那人看起来特面熟。

  赵二虎一怔,立即想起来了,那人正是那天晚卜袭击他的人。

  他大叫一声:你们想做什么?

  男子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问道:怎么又是你,是不是想找我们老大的麻烦?

  赵二虎叫道:不错,我就是要找他说清楚,为什么欠大家的钱却躲在城里不回去!

  男子大笑一声,说:凭你也想见我们老大?说罢一招手,身旁的几人马上将赵二虎抱住,他还没来得及喊救命,就被压倒在地上,嘴里也被堵上了破布。这些人将他的手捆住后,连推带扯,拉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

  这是一个小山洞,外面长着茅草,正好将洞口都给挡住了。这几人将赵二虎拉进洞里后,骂了一声:我们还以为你回家去了呢,没想到还在城里混,敢情是真的不想活了!说罢,这伙人对他拳打脚踢,折腾了好一阵,才肯住手。

  一名打手问男子:我们怎么处置他呢?

  男子想了想,说:老大说过,最好让他永远消失,可现在这山上还有不少人,也不好在这处理他,还是等天黑了以后,再想办法送他到别的地方吧,这样保险些。

  赵二虎陡然害怕起来,他实在没有想到,牛大海竟然变得这么恶毒,看样子这些人是想将他灭口了。

  不一会儿,那些人出了山洞。赵二虎被捆得像个粽子似的,想动也动不了,想喊也喊不出。他一直挣扎着,希望能挣脱身上的绳子,可忙了老半天,却一点用也没有。

  这时,他听到有人高声叫着自己的名字,好像是张振中等人的声音。他心里一喜,看来工友们寻来了。可他却无法移动身子,想喊,嘴上却被布堵着。

  喊声从远到近,又逐渐远去。赵二虎急了,他用力挣扎着,好不容易将嘴上的破布给弄了出来,他急忙高声叫道:我在这里,救救我啊……

  喊了好几声,他才听到脚步声,张振中、小朱和小李首先进了洞,看到了被绑在洞里的他,急忙帮他解开了绳索。

  赵二虎将白天的遭遇说了,众人都骂牛大海狠毒。

  张振中说:我是看天都快黑了,你还没回去,担心会出意外,这才带着大伙来找的,幸好来得及时。

  众人扶着赵二虎回到了工地。他这次被打得更严重,浑身都感到疼痛。此时,工地已经开始做工了,赵二虎想去干活,张振中将他劝住了,让他好好休息,并一再交待不要将发生的事告诉别人。

  就这样,两天过去了,赵二虎觉得身子已经没什么大碍,就开始收拾自己的包袱。张振中见到了,忙问他想做什么。赵二虎叹息一声,说:我还是回家算了。

  张振中大吃一惊:难道你怕牛大海再找你?

  赵二虎苦笑一声,说:是啊,我已经被他打了两次,还差点被灭口,下次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这城市真不是我这种人呆的地方,还是早点离开为好。

  张振中点了点头,说:回去也好,免得再让他找到。说罢,长长地叹息一声,轻声说:这世道坏人横行,好人都龟缩在家里不敢出门,有胆量的人已经不多了。

  三、开始磨刀

  赵二虎脸一红,只好说:其实我想走,并不是自己怕死,而是不想连累大家罢了。牛大海既然能派人来打我,说明他肯定有一定势力,只要我在这里,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张振中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放心吧,如果你敢跟他斗,我们一定支持你。只要大家团结一心,就算他再厉害,我们也不会怕的。

  就这样,赵二虎继续留在了工地里。为了保险起见,他打电话和家乡的朋友联系上了,告诉了他们自己的行踪,万一有什么不测,至少还有人知道一些消息。

  一天晚上,赵二虎跟着张振中、小朱一起上街,大家正在街上走着,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赵二虎的眼里,他不由一惊,这人正是那个带人打他的男子。

  赵二虎立即跟两人说了。

  张振中说:他既然是牛大海的人,说不定牛大海也在这一带呢!

  三人便远远地盯着这名男子,果然,不一会儿,从商店里走出一个人,正是牛大海。

  赵二虎眼里快喷出火来,就想上前找他理论。

  张振中伸手拉住了他,悄悄说:他旁边有人呢,我们还是慢慢跟着,找个时机再说吧!

  赵二虎觉得有理,不再言语。

  过了一会,那名男子进了一家商店,只有牛大海一个人在走。

  走到一条巷子,赵二虎觉得机会到了,就冲过去大声叫道:牛大海,原来你跑到这躲起来了。

  牛大海一惊,回头一看,喜道:原来是二虎啊,什么时候跑到城里来了?

  赵二虎看他装模作样,不由大怒道:你欠钱不还,真是猪狗不如。说罢,一拳打了过去,牛大海措手不及,身子不由退了几步。张振中也冲上去给了牛大海一拳,将他打倒在地。

  刚打了几下,小朱从后面跟上来,叫道:快走!来人了!

  原来,那名男子带着刀,已经跟了过来,嘴里大叫道:你们这些兔崽子,竟然敢伤我们的老大,今天非杀了你们不可。

  张振中见形势不妙,叫道:我们别在巷子里跑了,要往大街跑,那里人多,他们就不敢行凶了。三人急忙往大街上跑去。

  回到工地,大家的心还怦怦直跳。

  赵二虎说:现在你们也惹上他了,万一他来报复你们,怎么办?

  张振中苦笑一声,说:没事的,我这里朋友多,大不了跟他拼命,我就不信,他真的无法无天了!

  赵二虎听了很感动。

  次日,赵二虎又打电话跟同乡的朋友说了最近发生的事,朋友一再叮嘱他,要小心一些,他说:放心吧,我一般都不会出工地,我就不信,牛大海的人会跑到这里来砍人……说着说着,他发现旁边似乎有人在听,他只得结束了谈话。

  这晚,张振中和小李突然急匆匆地跑回房,身上衣服撕了几个口子,上面还有血迹。

  赵二虎看见吓了一跳,急忙问出了什么事。

  张振中说,他们俩只是到工地外买点日用品,没想到遭到人家的殴打,幸好他们跑得快,要不就惨了。

  看来,牛大海已经派人守在工地外了。赵二虎只觉得很内疚,都是因为自己,才让同房的工友们跟着受苦,他连声向两人道歉。

  小李笑道:你也别太客气了,我们现在已经是朋友,为了朋友,还可以两肋插刀呢,受这点伤算什么?

  这天,张振中刚回房里,就看到赵二虎在磨着一把刀子。张振中不禁有些吃惊,就问他想做什么。赵二虎淡淡地笑道:我知道他们不会放过我的,迟早会有一个了断,早做些准备也好。

  张振中脸色_变,说:真要杀人,会很麻烦的。

  赵二虎恨恨地说:让这样的人留在世上,也对不起我的乡亲们。放心吧,就算出了事,我是绝不会连累你们的。

  张振中一怔,用力拍了拍他肩膀,笑道:你说到哪去了,难道我就是怕事的人吗?

  四、手刃黑心狼

  这天中午,赵二虎正在洗衣服,张振中躺在床上半闭着眼。这时手机响了。张振中拿起来接听,只听了几句就脸色一变,回头看了一眼赵二虎,也没说话,直接走到了门外。

  赵二虎觉得奇怪,平时他打手机都不太避着人的,今天怎么显得有点反常?好奇心让他站了起来,站到门旁,就听张振中轻声说:嗯,我知道了,也别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了,他是我们的朋友,他有事,我们绝不会置之不理的。你发现牛大海有什么行动就及时告诉我。

  停了一阵,就听张振中又说:你说牛大海又到青龙山去了?还是一个人去的?这消息我不能告诉二虎了,我也不想让他去冒险……

  虽然张振中说话的声音不大,但赵二虎却全听到了耳里。他觉得不应该再让朋友们为他操心,他应该亲自去解决这件事。

  将衣服晒好后,赵二虎悄悄将刀子揣进怀里,就要出门。

  张振中奇怪地问:你要出去?

  赵二虎点头说:我想去外面买点东西,去一会就回来,没事的。

  张振中交待他出去要小心些,他应了一声,就出了门。

  来到街上,他在离工地不远的商店里转了一圈,这才坐上公交车前往青龙山。刚下车,他就远远看到一个人,正坐在一块石头上呢,正是那个牛大海的手下。

  看来牛大海仍然在山上,赵二虎不想打草惊蛇,悄悄绕了过去,从另一方向上了青龙山。此时的青龙山只有几个游人在看桃花,他在坡上寻了好一会,终于看到牛大海独自在桃林里慢慢走。

  赵二虎并不直接上前去,而是在四处走了一圈,似乎是检查牛大海周围有没有打手潜伏,确信没人,他才悄悄跟着牛大海。

  当牛大海走到山沟下,赵二虎望了四周一眼,觉得这里挺僻静的,他马上走了出来,叫道:牛大海,我们终于见面了。

  牛大海回过身来,冷笑一声:没想到你又找来了,那天晚上你竟然带人来打我,还下手这么狠,难道我们真的有不共戴天之仇吗?

  赵二虎高声叫道:我就是和你有不共戴天之仇,你欠了乡亲们那么多钱,却突然跑到城里来享福了,大家都以为你有难处,这才不回去的,没想到你现在的心变得这么黑!

  牛大海急忙说:我是真有难处啊,我要有钱,早就回去还给大家了。你知道这些年我在外面有多苦吗?我是实在没有办法啊!

  这一说,赵二虎更怒,他突然从怀中抽出刀子来,叫道:我要杀了你这个黑心狼!

  牛大海一看他拨出刀来,脸色顿时一变,大叫道:二虎兄弟,有话好好说。可赵二虎哪里肯听,挥刀冲了上去。牛大海见他来势凶猛,吓得转身就逃。赵二虎也急忙跟着追了过去。

  两人一前一后在桃林里追逐,牛大海正跑着,突然脚下被树枝绊了一下,他顿时一个趔趄,滚倒了地上。赵二虎看见,纵身一跃,骑到了他的身上,同时高举手中的刀,狠狠地插了下去。牛大海不断挣扎着,嘴里啊啊乱叫着……

  眼见牛大海已经不动了,赵二虎这才站起来,四处看了一眼,见山坡上没人,他急忙将牛大海的尸体拖到一个青草覆盖的坑里,又找一些石块和杂草将坑掩上了。接着,他找一些土将地上的血迹盖住。眼见一切都整理停当,他又找到一个有水的地方,将身上的血迹清洗干净。他这才悄悄下了青龙山,离开时,他看到牛大海的那个手下仍坐在石头上等着呢。

  一连几天,赵二虎仍如平常般和大家一同做工,没事时也在外面转转,牛大海的人没有再来找他麻烦,一切都显得很平静。

  这天中午,大伙吃过饭刚回房,就看到门前停着一辆警车,旁边站着两名警察。

  一名警察看到他们,开口就问:谁是赵二虎?

  赵二虎脸色一变,但很快就镇定下来,问找他有何事。

  警察说:最近青龙山发生了一起命案,你有极大嫌疑,请你到派出所去一趟!

  五、谁是导演

  工地里的人不相信赵二虎跟人命案有关,纷纷围了上来。

  张振中也说:不会吧,赵二虎每天都在工地里和我们干活,怎么会杀人呢?何况他这么老实,一定是你们弄错了……

  警察笑道:我们也没肯定他是杀人犯啊,只是说嫌疑,还要回去调查的。只要案件没有破,谁都可能是嫌疑啊!

  他们正说着,老板以及公司的一些中层领导都来了。老板走到赵二虎身旁,拍拍他的肩膀说:那你跟他们走一趟吧,要是有冤情,也要解释清楚。

  赵二虎只觉得身子一软,一下坐到地上。人们都吃了一惊,一名警察将他扶了起来,却听到赵二虎高声叫道:我有罪,我再也不想隐瞒了,是我杀了牛大海。

  围观的人都吃了一惊,警察急忙将他拉住,说:走吧,先上车吧,到所里再说!

  赵二虎大声叫道:我要说,我想在这里说,因为有人答应过我,杀了牛大海后,就给我一笔钱,所以我才杀的!突然,他指着建筑公司的老板,大声叫道:就是他,那天他亲口对我说的,只要我杀了牛大海,他就立即给我十万块。因为他的话一直没兑现,我只好呆在这里等,他要是给了钱,我早就远走高飞了,哪还会让你们捉到……

  众人的眼光全看向了老板,老板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他怒声叫道:胡说,我从来没有单独跟你说过话,怎么可能与你有交易?你这是诽谤!

  警察见他们一个说是对方买凶杀人,一个说是对方诬陷,也不知道相信谁好。这一下,嫌疑人由一个变成两个了,警察只得将两人都带到派出所。

  老板名叫张家成,他在派出所里死也不肯承认有买凶这件事。

  警察说:根据我们所知道的材料,你曾经欠了牛大海一笔工程款,他也一直在追债,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为了逃避这笔债务,你才花钱买凶杀人的。

  张家成只好承认,他是欠牛大海的钱,也知道牛大海在找他,但买凶杀人一事,的确是赵二虎诬陷的。

  警察又根据赵二虎的口供传讯了张振中等人,开始他们还装作不知道,最后在无可辩驳的证据面前,他们不得不承认赵二虎和牛大海之间的矛盾是他们有意制造的,想让他们火拼,但最后赵二虎杀人的事,他们的确没有参与。

  原来,牛大海一直在寻找张家成。前段时间,他打听到张家成已经来到滨海市,便也找来了。张家成知道消息后,根本不敢再露面,他想除掉牛大海,却又不敢。正好这时赵二虎来了,于是张家成就让心腹张振中等人留下他,另派几个人装作牛大海的手下,数次袭击赵二虎,让他对牛大海产生误解。当他们看到赵二虎已有杀人之心时,这才透露了牛大海的行踪,他们的目的就是想借赵二虎之手除掉牛大海。

  张家成曾说过一句话,他是这场追债阴谋的真正导演,而牛大海和赵二虎只是按照他的剧本演出的临时演员。

  不过,他没有想到,赵二虎被抓后,反而栽赃他,他是什么时候从导演变成演员的呢?现在是谁在导演这出戏,他有点想不明白。这时,他忽然看见牛大海和赵二虎以及另外一个年轻人站在一起,正乐呵呵地看着他。

  张家成不由惊问:你没死?

  牛大海哈哈一笑,说:我要不按你设计的情节死掉,你怎么会放心地露面呢?多亏了二虎兄弟,他看穿了你的阴谋,虽然你之前一直导演得很好,但后面性质却变了。

  张家成叹息一声,说:原来你早看出来了,我们反而被你糊弄了。

  赵二虎笑道:要怪只能怪你们将事做得太狠了,让我起了疑心。我想牛大海就算想赖钱,但乡里乡亲的,他怎么也不会杀我吧。另外许多事情的巧合,也让我留了个心眼……

  原来,赵二虎在青龙山被劫,又正好被张振中等人救下,他就起了疑心。接着,他装作要离开,张振中表面支持,却暗中讥讽,他更相信自己的判断了。于是,他就叫家乡的一位朋友悄悄来到滨海市,跟踪自己。因为他相信,这些人总会安排他与牛大海见面的。那晚张振中带他去打牛大海后,朋友就与牛人海见了面。他们这才知道,牛大海现在也是一面打工一面找张家成。两人分析,这些人这样做,肯定是想假手赵二虎除掉牛大海。牛大海怀疑这家公司与欠债的张家成有关,于是牛大海就和赵二虎联合演了一场杀人的戏,以逼出张家成……

  张家成无奈地说:其实你每次打电话,我都派人去偷听,他们见你打的是家乡的电话,也就没起疑心,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手。

  赵二虎大笑:彼此彼此,我也知道会有人盯着,所以每次都会大声说一些废话……

  尽管杀人案最终并不成立,但张家成等人的动机却是无可辩驳的,他们也因此被拘留。

  几天后,牛大海从张家成手里拿到了那笔拖欠了几年的工程款,他和赵二虎等人高高兴兴地回家乡去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他乡遇故知——债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