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大夏国的覆灭

  第171章 大夏国的覆灭柔然国的大檀率军侵犯魏国,被拓跋焘施巧计大败而归,从此元气大伤,由强变弱。此时,能与北魏相抗衡的主要敌国就成了赫连勃勃所统治的大夏国。 大夏国很强大,国君赫连勃勃也是一个残暴成性的人。他不仅任意杀戮战将,对国内人民也动辄施以酷刑。比如造兵器这件事:如果弓箭射不穿铠甲,造弓箭的人便被乱箭穿心;如果弓箭射穿铠甲,造铠甲的人便被跺成肉酱。这样荒唐的做法自然使许多无辜的工匠死于非命,民愤极大。有一些忠义的大臣便进谏规劝,赫连勃勃非但不听,还将这样的大臣割掉舌头,然后处死。如此一来,连规劝的人也没有了,赫连勃勃更是任意妄为,嗜血成性。拓跋焘得知这些情况,认为像赫连勃勃这样的暴君有几个就应该杀几个。但他听说赫连勃勃修建夏都统万城(今内蒙乌审旗南白城子一带)时,筑城用土都必须蒸过,如城墙能用铁锥刺入一寸,筑城人就得被杀掉。城墙坚硬得可以说是刀枪不入。而且这其中似乎还隐藏着什么秘密。因为当初南北二凉围困统万城二年,城中竟无一人饿死。拓跋焘百思不得其解,又觉其中实在蹊跷,所以不敢贸然发兵。这一日,拓跋焘正与群臣商议征讨大夏国之事,忽闻外面一阵吵嚷,忙问发生了什么事,一会儿,便有几个军士抓着一个五花大绑的蒙面大汉走了进来。其中一个军士扯去他的面罩,众人仔细一看才发现他是一个夏国人。一个大臣便喝问道:“大胆刺客,是谁派你来行刺我朝圣上?!”刺客自知难以活命,也不跪地求饶,昂然喝道:“大夏国受辱之仇人人得以报之,没人指使我来,我是大夏子民,为大夏报仇而来!” 原来,拓跋焘的爷爷曾在一次战斗中杀死赫连勃勃的父亲及其5000兵士,赫连勃勃记恨在心,将此视为国耻,因此大夏子民也均知此事。 拓跋焘见此人宁死不屈,谈吐不凡,心中已暗暗有些佩服。 北魏大臣均想趁此机会多问问大夏国的情况,但刺客就是不说,众大臣见状纷纷请求拓跋焘将此人斩首。 刺客想这下自己死定了,便突然跪倒对拓跋焘说:“大王要杀我,我死无怨言,但请大王成全我一桩心愿?” 拓跋焘一愣,问道:“什么心愿,你且说出来,能成全我定成全。” 刺客闻听让士兵从自己怀中掏出一封信,告诉拓跋焘将此信交与他的80岁老母手中,说罢还磕了一个头。 拓跋焘接过信,展开看了看,不由得颇为感动。只见那信中言辞恳切,流露出对老母的无限眷恋与怀顾,一看便知此人是个大孝子。而信中又似乎隐藏着一股无奈,拓跋焘便心中明白,此人行刺并非出于自愿,而是被逼前来。于是决定放他回去。刺客听说不杀他了,开始还不相信,直到拓跋焘笑着问道:“怎么,难道你还非要取下我的人头再走吗?”他这才明白过来,脸红了一下,却不搭话,转身便走。走到殿外,忽又停下,似乎下定了决心一般,转身又回来,大声对拓跋焘说道:“大王是个贤明的君主,今日我要告诉大王一个秘密,但是并非为今日不斩之恩。只因那大夏国君赫连勃勃残暴成性,屠戮无辜,人人得而诛之。只请大王如若真要攻下我大夏,万不可伤及无辜百姓……”言及此,竟然热泪盈眶。拓跋焘一听此人此语,不由愈加佩服此人,忙道:“我攻大夏,只为诛杀赫连勃勃,决不伤及无辜。不知你要说的秘密可是当年南凉、北凉围困统万城二年,城中却无一人饿死之事?” 刺客见拓跋焘答应了他,用手抹了一下湿润的眼眶道:“正是此事,当年统万城被围,城中无一人饿死。许多人认为是有天神庇护,其实不然,事实上是由于当年赫连勃勃修筑统万城时,将糜谷蒸熟打成黏糕,再做成米砖,以备断粮时用。”拓跋焘及众大臣闻听此言才恍然大悟,刺客又告诉拓跋焘,赫连勃勃已死,赫连昌刚继位不久。说完这一切又向拓跋焘索要一物作纪念,拓跋焘便将腰间配带的一块玉佩送给他。 刺客一走,拓跋焘便决定立即发兵。 魏军兵分两路,一路由拓跋焘统领3万步兵骑兵进军统万城;一路由司空奚斤为帅带3万兵进攻长安。 拓跋焘率军刚一渡过黄河,便烧毁了所有船只,像当年的项羽一样破釜沉舟,断绝了退路,想一举攻破统万城。 但是事情远非他想像的那么简单。他在统万城下一连叫阵三天,赫连昌就是闭门不出。拓跋焘知道:“赫连昌这是和自己耗上了。长此下去,魏军粮草不足,定会不战自败。而赫连昌依靠‘米砖城墙’却可以支撑几年时间。”想到这些,他不由得感到一阵心浮气躁,在大帐中踱来踱去,苦思诱敌出城之策。正在此时,士兵从外推进一个夏兵,说是意欲行刺,请拓跋焘处置。拓跋焘一看此人,觉得有点面熟,刚要问话,却见此人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问他可识此物。拓跋焘一见,正是自己送给那个告之统万城秘密的刺客的。待要相认,却发现此人不是那人。正在纳闷的时候,这夏国士兵说:“大王不要迷惑,这玉佩是我哥哥临死前给我的,还特意嘱咐我必须报大王不杀之恩。”拓跋焘一听大惊道:“你哥哥怎么死的?他走时还健壮如牛,怎么区区数日便死了呢?莫不是得了什么暴病?” 夏兵闻言长叹一声道:“哪里是得什么暴病,都是那赫连昌见我哥哥没能提回大王首级,一怒之下将他杀了。” 拓跋焘不由得惋惜不已。半晌方又问道:“你今日来却又为何?” “哦,看我倒把正事忘了。”夏兵一听拓跋焘问他,忙答道:“大王,夏王赫连昌已派人向长安他弟弟赫连定处求救,赫连定也已回信,让赫连昌暂且闭门不出,坚守统万城,等他打败奚斤一伙,再来与哥哥前后夹击,全歼魏军。小人闻知此事,想起哥哥遗嘱,恐大王吃亏,故前来相告。”拓跋焘听了夏兵一番话,灵机一动,有了主意。 这一天,拓跋焘又来到统万城下挑战,赫连昌依旧闭门不出。只是站在城墙上向下观望,忽然看见魏军后冲上来一大队夏军,很快,魏夏两军便交战在一处。此时又有一个夏兵跑到城下高喊:“长安大军已到,请夏主火速派兵助战!”赫连昌一听大喜,只道是弟弟赫连定率军前来,不疑有他,率兵出城。 拓跋焘见赫连昌开门出城,仓皇而逃。赫连昌随后就追,也不知追了多远,忽然来到一个山谷之中。赫连昌发现拓跋焘不知何时不见了踪迹。正在惶惑之时,忽闻一声炮响,从四面的山头上冲下成千上万的魏军。 原来,在城下与魏军交战的夏兵都是拓跋焘命魏军假扮的,就是为了诱赫连昌出城。此时拓跋焘一马当先,冲在前面,口中大喊道:“请大家看看后面山头,我已命人将粮草烧毁,要想活命,就跟我一起冲,杀了赫连昌,攻占统万城!”魏军一听,向后一看,只见山头上浓烟滚滚,便纷纷与夏兵战在一起。俗话说得好:“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魏军一见粮草没了,都玩儿了命,夏兵岂是对手?赫连昌见败势已定,夺路想逃回统万城。但已经晚了,魏将豆代田率兵攻占城门,挡住去路。赫连昌无奈,只得拨马向城外逃去。就这样,大夏国由于国主不仁,残暴成性而覆灭。 魏国却因之扩大了地盘,成为北方最强大的国家。到公元439年,拓跋焘统一了北方,占领中原60%以上的土地,宋朝在南方占据30%多国土。南北朝对峙局面正式形成。

   更多中华上下五千年全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第171章 大夏国的覆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